01.jpg 

金融風暴尚未遠離,
所有存款人、投資人、納稅人必須一起監督的重振經濟決策

  2008年下半年開始爆發的經濟大衰退(the Great Recession)讓數百萬美國人及全球民眾失去了自己的家園以及工作,也讓「新經濟」的幻夢完全破滅。它迫使我們必須重新審視許多長久以來被奉為圭臬的想法。近四分之一個世紀以來,自由市場學說主導了一切,本書要討論的是經濟理論之間的戰爭,包括某些理論如何導引出了失敗的政策、引發經濟危機。本書將為大家說明,一些錯誤的思維如何讓政府決策者對不斷惡化的問題視而不見,還讓他們在收拾善後時進退失據。

  銀行過度槓桿操作、房貸行業虛有其表、掠奪式放款加上金融交易欠缺規範,種種複雜因素不論是遠在太平洋彼岸的美國,還是台灣,對所有投資人、納稅人,及財富日漸萎縮的中產階級都不陌生,甚至可能尚未絕跡。這次危機會持續多久將取決於我們現在採取什麼樣的對策,政府引領我們走向何種方向,不希望經濟景況日漸沉淪的所有選民都應該一起認識危機,監督金融決策。危機處理只是第一個關卡,重要的是危機過後的世界會是什麼樣貌。

作者簡介

史迪格里茲 Joseph E. Stiglitz

  史迪格里茲曾任美國柯林頓政府經濟顧問委員會主席,以及世界銀行的首席經濟學家與資深副總裁等職務,堪稱世界領袖的首席經濟顧問。並於2001年因資訊不對稱市場的研究榮獲諾貝爾經濟學獎;這些學、仕的歷練與機緣,使得他既有深入公共經濟決策核心的經驗,也得以親身踏遍眾多窮苦貧瘠的第三世界國家現場。

  這也是為什麼,史迪格里茲對2008年金融危機的亂象,觀察特別犀利準確,經濟崩潰對未來的衝擊,史迪格里茲也憂心示警,包括全球各地無辜受累的新貧階級,迫切但受到輕忽的環境議題。

  六年前,這位傑出的學者首度嘗試用大眾的語言解釋經濟全球化的人禍與來 由,著成《全球化的許諾與失落》一書,該書共印行了三十五種語言版本,全球銷售超過百萬冊;這次史迪格里茲再度發揮學術專業及深入淺出的教學功力,為一般讀者解釋經濟風暴背後的成因,包括金融業放寬管制、薪酬獎勵誘使專業人才鋌而走險,以及雷根時代以降的自由放任主義當道,本書除了抨擊當前金融紓困政策的不公,讓未來世代提前負債,也提出當前全球需要聯手解決的區域失衡、資源流失等環境議題。這些必須與經濟復甦一起考量,史迪格里茲提出了全球性的願景,為終日勞苦的平民百姓發聲,也暴露出各國政策制定者的短視與捉襟見肘。

第8章
從全球復甦到全球繁榮


當經濟危機從美國快速傳遍全世界,顯然需要一個全球協調一致的復甦對策與計畫。然而各國一開始自顧不暇,而負責維持全球經濟體制穩定的國際機構,未能防範這次的危機。如今,它們將再次面臨失敗:它們沒有能力策劃必要的共同對策。經濟全球化已使得世界更加相互依存,增加了共同行動與共同合作的必要性,但迄今尚無有效的方法來這麼做。

全球化有缺陷,從經濟振興措施的規模、金融政策的作為、紓困與擔保的布局、保護主義的升高、以及對開發中國家的協助等等,這些缺陷都現形了。這個世界在建立全球性監管體制方面,正面臨困境,這些問題還會持續出現。

目前的危機有風險、也有轉機。如果不採取行動將全球金融與全球經濟管好,未來會有更多、甚至更嚴重的危機。而且,當各國設法保護自己,以免受到無節制的全球化傷害,它們會採取行動降低開放的程度。全球金融市場會因而分裂成片段,損害全球整合可獲取的好處。對許多國家來說,全球化的方式受到了操控,尤其是金融市場全球化,造成的風險很龐大,報償卻有限。

第二個相關的風險,關係到經濟學專業領域裡對市場效率爭論不休的意識形態(下一章有更充分的討論)。在世界上許多地方,這項爭論不僅是學術上的,也是生存的問題:對於什麼樣的經濟制度最適合它們,有熱烈的辯論。當然,美國式的資本主義已展現出它處理巨
大問題的能耐,但美國拿得出幾千億美元來收拾殘局,貧窮國家則不能。目前顯現的種種將會影響未來幾年辯論的發展。

美國仍是最大的經濟體,但世界看待美國的方式已改變,而中國的影響力有增無減。這次危機之前,美元就已不再是良好的保值標的,美元價值浮動且下跌。如今,飆升的美國債務與赤字,以及聯邦儲備體系鈔票印個不停,加重侵蝕對美元的傷心。這對美國及其地位有長期的影響,且目前已激起建立全球金融新秩序的需求。如果能夠建立一套嶄新的全球儲備體系,以及更廣義的,管理全球經濟體系的新架構,那會是這次烏雲背後透出的一絲光明。

早在這次危機初期,先進工業國家就體認到,它們無法單獨處理這次的問題。G-8是一個包含八大先進工業國家的集團,它們每年集會商討解決世界性的問題,我總覺得太了不起了。這些所謂的世界級的領袖認為,他們可以解決全球暖化與全球失衡之類的大問題,卻無需邀請其他國家的領袖積極參與討論。這些缺席國家幾乎代表全球一半的GDP,以及80%的世界人口。2007年在德國舉行的G-8會議,其他國家的領袖受邀參加午宴,而且排在彙總先進工業國家意見的聯合公報發布之後。好像這些國家的意見僅供參考,客氣應付就好,實際上不用納入任何重要決策。當經濟危機爆發後,情況很清楚,舊的集團無法獨力解決。2008年11月,在華盛頓舉行了G-20會議,包括像中國、印度與巴西等新興國家,舊機構過氣的態勢已至為明顯。全球經濟治理的新體系會是什麼模樣,未來數年內可能還不會明朗,不過態勢很明顯,尤其2009年4月倫敦舉行的G-20第二次集會,在主辦的英國首相布朗(Gordon Brown)策動下,所有重大的全球經濟決策,都為新興市場經濟保有一席之地。這事件本身就是一項重大的改變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詳全文請看本書)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邵邵 的頭像
邵邵

在家工作網路創業加盟最佳品牌◎VEMMA美商維瑪◎

邵邵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